adc影院0adc在线在线观看

“这还不简单,要我说就是沐春也移情了呗。”

噗嗤!楚思思忽然笑了起来,从刚才的紧张不安中恢复过来。

“嗯,因为楚医生心思非常细腻,属于在这方面比较有天赋的那类人,相反,张博士就不一样了,张博士在共感和体察人心方面就基本没有什么天赋。”

“沐医生这么说就有点……道理了。”

张文文端起咖啡杯,虽然心里有些不服气,却也敢想不敢说啊,索性装作大人不计小人过,一副无所谓模样。

楚思思的心情也终于放松下来,一方面是沐春并没有否定她的工作,再者邓莫然虽然吵到医院,贾院长也是一脸不满,好像身心科给他添了麻烦,之后弄不好还会找沐春医生聊聊。

但是老师一句责备也没有,这让楚思思实在没有理由担心什么。

“明天等那对夫妻来了,就清楚真相了。”

沐春说完,张文文又笑着说:“我猜邓莫然可能才是原配。”

“为什么?丽和齐峰在一起很多年了,邓莫然不是才两年吗?”楚思思眨了眨明亮的眼睛,实在觉得张博士的逻辑说不通。

“这和在一起多久没关系,甚至和认识先后也没关系,不是有句话这么说的吗,什么凡事总该有先来后到,爱情可不讲究先来后到。”张文文停顿了一下,转而看了看沐春,“是不是啊沐春医生。”

“也是,的确不能以先认识和后相识作为判断。”沐春肯定了张文文的说法。

白色公主忧伤写真

“对吧,沐医生也同意我的观点。很多人青梅竹马,最后也没能终成眷属,有些时候一次偶然相遇,却成了合法夫妻,这种事情看表面是看不出来的。”张文文补充了几句,心里总算舒服了些。

“的确,我觉得张博士说的有道理,邓莫然如果是妻子的话,这也太不可思议了,我的意思是,齐峰和丽在一起的时候,分明就是一个非常有责任心又爱护妻子的男人,他们俩看起来朝夕相处多年,有一种相濡以沫的感觉,我觉得他们真心更像是夫妻。”

楚思思把自己的感觉说了出来,她的确难以想象丽和齐峰不是夫妻,因为实在是太像了。

“楚医生也要相信自己的判断,别被我误导了,毕竟我没见过丽和齐峰,我只是说一种大概的情况。”

张文文和楚思思讨论起案例来真的是不觉疲惫,沐春只能自顾写着笔记。

“沐医生,你觉得呢?谁更像是原配妻子?”

张文文突然问道。

“对啊,老师觉得呢?”楚思思也好奇沐春的判断。

“也许都不是呢?”沐春淡淡说道。

“什么?”楚思思的眼睛比平日更大了,张文文迟疑片刻后不情愿地给沐春竖起了大拇指。

“厉害,真的厉害。我佩服,佩服。”

张文文帅气地将大拇指的动作改成抱拳。

“对啊,我怎么没有想到。”楚思思说。

“我不是也没想到!如果真的是【反she—会型人格障碍】有多少妻子都有可能。只要他时间安排的过来。一般来说,一个成功人士的时间管理能力总是很不错。”

“这次张博士说对了,齐峰给我的感觉就是这样,非常得体,可靠,倒是他的妻子看起来总是有些紧张,对什么都没有把握一般说话的时候吞吞吐吐,生怕自己说错了什么。

可是我有一点不明白。”

“楚医生有什么不明白?”沐春耐心地问。

“一个男人为什么要这么多妻子?”

在楚思思的生活中,楚晓峰给她的感觉是多一个妻子和孩子影响了他的学术研究和工作,楚晓峰更喜欢一个人无拘无束的生活。

这样的教授啊,别说多几个妻子的,就是一个妻子他都最好不要。最后还是离婚收场。

陈为为这边也很奇怪,作为成功人士,他对楚思思的妈妈张枚的感情有目共睹,算得上是宠成了公主。

即便如此,也只是对张枚一人,用陈为为的话来说就是——我爱你妈妈一个人就足够足够了,再要分心照顾别的女人,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言语中虽带有深情,也道出了婚姻的一些牵绊和负重。

怎么会有人想要很多妻子,还对谁都很好呢?

张文文还想让沐春顺便教学一下各种人格障碍,【表演型人格障碍】、【自恋型人格障碍】、【强迫型人格障碍】,还有一个非常难定义的【边缘型人格障碍】。

正当张文文准备开口继续学习时,门外想起了敲门声。

一个身材修长,打扮时尚,极为惹眼的女子站在门外。

张文文笑着说:“是来看身心科的吗?”

一想到自己方才给沐春送白大褂,正好自己也换上了一件,张文文此刻心里美滋滋的,主动和病人打起了招呼,还真有几分“我就是这里的医生”的样子。

“你好。”女子微微倾身,礼貌地向张文文问号。

这个沐春有点意思啊,是不是有亲——美女病人体质?刘小英是个大明星,之前那位他介绍的病人白露也是相貌身材俱佳,现在怎么又来一位气质与美貌并存的女病人。

心里打翻了酸梅汤,张文文热情地站起身,把女子迎入门诊室。

不料那女子自顾走到沐春面前,好像两人之前就认识一般。

“沐春医生,好久不见。”

是复诊的病人吗?

看到一旁还有两位医生,女子微微低头,笑了笑,随后抬起下颌,挺拔的下颌线简直开过美颜一般。

楚思思站起来眼神示意张文文快点离开,两人便走了出去。

“这不是楚医生吗?”刚走到走廊上,一个熟悉的面孔出现在楚思思面前。

张文文笑着说:“楚医生也约了病人啊!”

“没有没有,这位是……”

由于走廊光线较暗,男子又背着光,楚思思一时间也没看清对方的脸。

“是我呀,是我。”

等眼睛熟悉了周围亮度,楚思思才认出对方——这不是楚申明吗?

“你怎么来了?是来看病吗?”楚思思礼貌地问。

“没有没有,我是陪小优来的。”

小优?

楚思思自然知道楚申明所说的小优就是刚才那个漂亮的女生。

刚想着楚申明这么快就交往新女友了?也不知道他会不会再犯什么婚前恐惧症,最后又在结婚前肚子疼、头疼、浑身是病,最后逃跑。

“楚医生怎么越来越漂亮了呢。”楚申明发自内心赞美楚思思。

张文文在一旁偷笑,一个严厉的声音却打断了楚申明将要说的话。

“楚医生,沐春医生在吗?”

说话的人穿着一身制服,楚申明闻声转过头一看,妈呀!警察!

这身心科现在生意那么好?警察也来这里看病?

今天还下大雨呢。

“沐医生那里有病人。”楚思思回答了一声,心里有几分紧张,刘一明突然来医院通常不会是什么好事。

“好,他既然在忙我就不和他打招呼了,思思你跟我去个地方。”

“去个地方?去哪?”

楚思思疑惑不解地看着刘一明。

刘一明却说,“你一会就知道了,走吧。”

“可是我在上班啊。”楚思思不明白刘一明今天怎么这么奇奇怪怪的。

楚申明就更不明白了,等楚思思跟着刘一明走到楼梯口时,他才意识到身边还站着一位医生,看起来有点——帅,不过不如沐春医生帅。

在楚申明眼里,沐春医生才是越看越帅,何况现在他还指望沐春医生能帮他一个小忙,答应小优的邀请呢。

这可是他在小优面前挣得一点好感的好机会,楚申明可不想放过。

虽说有那么一些些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明明是不自量力,高攀不起的,可是楚申明也大半年没有恋爱了,专心锻炼的他,现在整个人身材好了,精气神也变得和之前来看病的时候完全不同,最重要的是,整个人也自信起来——甚至有些自信过头了。

“那个……”楚申明说道:“医生好,怎么称呼?”

“张文文,叫我张医生好了。”

“张医生你好你好。”楚申明伸出手想和张文文握手,张文文却推开了楚思思那间门诊室的门,这般冷漠帅了楚申明一脸。

窗外又是一阵乌云压过。

楚申明尴尬地挠了挠脖子,想要去看看小优和沐春医生,突然左边的门啪嗒一声关上了。

那个?我?

站在走廊上的楚申明突然发现只剩下他一人。

这地方……阴森古怪的很。

第一次踏上花园桥社区卫生中心五楼的阴森恐怖之感有一次涌上心头。

楚申明不禁倒抽一口凉气。

“进来吧。”张文文喊了一声。

“啊,好的好的,医生。”

总比站在这走廊上要好,我对这走廊可是一点好感都没有。

楚申明也没有什么病需要问医生,但也不想站着,于是就坐到了张文文对面。

这个医生——是不是也可以参加节目?

符合帅气的外型,高大上的学历?

“医生你好,请问你也是身心科医生吗?”楚申明试探性地问。

“不是,我是神经外科医生。”

张文文从容地自我介绍。

不出他所料,又是一个听完他的介绍后一头雾水的病人。

“神经外科是看什么的?给精神病人做手术的?那种额叶切除手术之类的?”

楚申明在一些公众号里看到过这种文章,说是1936年,葡萄牙精神科医师安东尼奥首先使用手术的方式将病人前额叶的连接切断,又称前额叶切除术。这项发现使得安东尼奥被授予1949年的诺贝尔医学奖。然而后来证明这种手术根本对疯子没什么用。

“说对了,我的确会做前额叶切除手术。”张文文指的是前额叶脑瘤的切除手术。

楚申明又惊又好奇,“这个真的能治疗病人吗?”

他伸手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心想着,这也太可怕了吧。

“要看病情吧,有些情况下采取外科手术疗法对病人有益,有些情况下就必须施行手术。”

“哦,我大概知道了。”

“你是来看病的?”

张文文这么一问,楚申明的脑子立刻转动起来,这位医生也许能成为备选呢?给小优多一个选择,她也会感谢我的吧。

万一沐春医生没时间……这位张文文医生虽然是外科医生,可是也是治疗精神病的,也许和沐医生有差不多的知识和经验呢?对精神健康类的话题他要是也能谈出一些真知灼见,或者他只要愿意参加,也许也会红起来吧。

这人……真心不差啊。

只是小优的话楚申明时刻记得清楚,说什么非要得到沐春不可,明明是签约而已,说成什么“非要得到不可”,这可有点二次元风了呀。

前几天在海边跑步的时候,楚申明因为认识沐春所以得到了小优的关注,最近这段时间小优更是在跑步的时候跟在楚申明身边,惹来群里不少人眼红。

不过楚申明不觉得有什么配不上小优的地方,虽说他没留过学,工作一般,事业心也不强,但是他单身、不抽烟、也可以不喝酒,兴趣爱好也不算太单调,最重要的是,他愿意安心帮助小优,如果小优想要签约沐春这样的医生,他就帮忙促成这件事。

只要有心做好事,楚申明猜想他也许有机会。

就算最后失败了,成不了他想要的恋人关系,能和小优走得近,也让他更加自信,甚至有些飘飘然起来。

这种感觉实在是太妙了,他都已经好几年没有这种自信且充实的感觉了。

这就是真爱吧!

楚申明想着想着暗自窃笑,张文文则靠在椅子上静静地看着他。

约莫一分钟后,楚申明方才从暗自陶醉中回过神来。

“那个……刚才楚医生她……”

“楚医生?你说楚思思医生?”这还是张文文第一次作为身心科医生独自面对一位身心科门诊病人,他此刻的感觉是……怎么这病人看不出有什么问题呢?

除了有些自来熟,对楚医生爱慕之情写在了脸上,这也正常,男人嘛!

除此之外,这病人到底是要说些什么呀?

沐春就是这么天天给那些病人看病的?

关于下半年更新

下半年开始这本书将从原来的日更改为周更或月更,但不会停更。

精力有限,又想把计划的大纲写完整,改变更新时间应该是最好的选择。

具体原因小qun里的同学们都了解,我就不赘述了。(就是那些我拖延病犯了一拖再拖还没完成的事,忙完了我可能又开始日更。)

这本书一直很扑,因为几位特别好的读者支持着才鼓励我写到今天。

满足的不能再满足了,我真是非常非常非常满足。

感谢莫莫、阴天、兔耳花、可怕、妖妖、炽夏、晨曦、番薯、静华、艾瑞思姐姐、夜子、安然、安安、名字都不能突出、胖胖、爱丽丝、日落、小任、金玉、梦风还有小蛟团……(此处强迫症发作,总觉得会漏了谁……对了,还有给我白银的老师……)

因为你们读了这本书,我才知道我的写作是有一点点价值的,感激之情难以言表(泪目),绝对不可能用文字说清楚,真的!真的!对扑街来说,读者就是救世主。

一句评论,一个章评,聊一下剧情,都能让我忘了所有的难,只想着一切都是值得的。

从无人问津到很多人劝我切书……别写了……写还是不写……因为你们……好吧……好老土……但事实的确如此,煽情也好什么也好,这就是真相,想到有读者——(猛男落泪)。

所以……我从心底里感激这本书的每一位读者。

每一位!

每一位!

每一位!

好吧,这不是完本,就是跟各位请个假……

ttshuo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