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传媒映画私人护士在线播放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随着灵泉不断的涌入对方的体内,那丝丝笼罩身体之上的毒气,缓缓的消散异空。这金鼻白毛鼠口中嘤咛一声,缓缓的睁开的双眼。

“师父。”

“莫说话,好好吸收灵泉,嗯,灵液。”

“师父,不要费心了,没用,我,我中了那通天入地鼠的冷魂箭,此乃那恶女退化兽形之时,以牙齿打造的仙器,十分的歹毒难缠,非本人或实力远超她者,难以取出此物?”

“此物可是被她神念所操控?”

“并非,这东西只有一次使用机会,乃是绝命的手段,也是对方恨极了我,若不然怎会舍弃了,如此保命的手段。”

“无主就好。”

看着金鼻白毛鼠虽然说话,但是声音带着颤抖,显然忍耐着极度的疼痛。魏央侧首一看,只见对方尾巴之上,如同绣花针般的毒牙,正刺在上面。见到此物依然散发丝丝毒气,魏央直接伸手一拔,驱使意念送入了仙府之中。

“师父,小心,不要碰触..….呃?”

“好了,恢复的灵气吧。”

再一次取出一滴灵泉水滴,直接点在对方的眉心之处,见到对方如此惊讶,魏央并没有为她过多的解释。

短发清纯美女私房写真眼神忧郁

起身看向东方的山头,脸上露出浓浓的杀气,想到小蓝的诉说,眼中顿时一热,吩咐大黄保护众人之后,快步已经向前走去,心中冷冷的道了一句:若是她一根汗毛受损,们皆要葬身此地。

吩咐大黄守护众人,魏央随便召唤出一只金钱猞猁,直接跨坐其背上。这金钱猞猁柔软的皮毛,可真是十分的舒适,比之大黄如同钢针般的皮毛,那可是天上地下了。

“小天,大哈它们恢复的怎么样了?”

“再有一炷香的时间,而小蓝需要久一些,不过耽搁不了的事,放心。”

“好。”

驱使金钱猞猁飞速前行,通过一方被人砍伐的荆棘,沿着这一条不宽的甬路,魏央向通天入地鼠居住的洞府,所处的山头快速而去。正所谓望山跑死马,看似两山距离不远,不过这路程可着实的不短。

此山虽已塌陷,但在山峰四周,依然有木寨存留,木寨之中,一人微微皱眉,眼神冰冷的看着麾下数十余人。

“大哥,怎么办?眼下这洞府没了?那通天夫人也不知所踪?混元大圣也不知去向,咱们将何去何从?”

“我哪知道?哼,诸位兄弟姐妹,哪个倒是说个想法,也好为我等,谋一份前程。”

坐在首位之中说话之人,正是归园天字八君之一,那位商庭君商庭,此时商庭没有一丝狂傲之色,眉头紧皱显露出愁苦之情。

心中更是暗暗腹语,早知道如此结果,还不如做原本来的快活。毕竟能够在聚灵塔修行,可比此时在外界幸福落了,那可是旁人羡慕不来的福缘,何苦反叛什么柳志?反叛什么地涌夫人?

“若我说,大哥,咱们投了一方国度,或是加入一方宗门,只怕我等的实力,也能被其重视,也不会为了灵石发愁。”

进入法师之境,若是没有福地洞天,那便需要拥有灵石修炼,若不然一旦施展法术,只怕靠着吸收灵气恢复法力,那耗费的时间,可不是一个小数。

若是在此期间,遇到同等实力的敌人,只怕小命将会不保,这也是进入法师之后,为何不愿出手的缘故。

此人乃长缨君牧胡,牧胡本是不愿参与此事。不过他与云凰君素雨歌来交好,更是心中暗生情愫,故此雨歌参与其中,他也不好善身而退,只能跟着商庭,谋反这无底洞府之主。

“哪有那般容易,只怕山门也好,国度也罢,我等的实力,算是高不成低不就,难以被其重视,怕是因此还失去了自由之身,若是我的想法,咱们何不占据一处山头,做个妖王鬼帝来的实在。”

日月君恨丑乃是鬼灵化形,以他的身份难以被宗门接受,便是加入一方国度,只怕也不会被人见待,故此恨丑宁愿做一方山头之王,也不愿意投靠那些宗门国度。

见到恨丑反对,众人纷纷开口赞成,他们能够修炼法师之境,便是因为向往自由。若不然早就加入一方宗门,何故进入无底洞府修炼?闻听牧胡之言,当即纷纷反对,显然不愿意失去自由之身。

云凰君雨歌见到牧胡眉头紧皱,如今已经落了下风,脸上顿时升起不快,冷冷的冲着众人道:“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哪处山头可容我等?只怕届时那些宗门弟子历练,我等妖魔鬼怪没有靠山,必定成为人家,喊杀喊打的目标,性命怕是难保。”

“这……”

八君之中,唯一的女子开口说话,顿时令众人不再开口,毕竟这云凰君雨歌素来睿智,此女开口说话,令众人也不得不深思一番。

“我们何不去往吐谷浑?”

“嗯?”

众人回首看了一眼说话之人,见到乃是闻香君陈普,众人脸上纷纷漏出不屑。

“陈普,说来听听,怎会想到吐谷浑?”

“眼下吐谷浑与西戎各部开战,听说乌斯藏国也在背后插刀,故此广招天下灵师,不问出身,不问种族,只要能够斩杀两国一部首领,便可在吐谷浑封王。大哥,以我的实力,当然不能阻杀一位首领,不过我们众人合力,难不成还杀不了,一个部落的首领么?”

“这,倒是不错的选择,吐谷浑有一处福地,也可容留我等修炼。”

商庭闻听陈普之言,心中大为一动,不过却不知众人心中的想法,也不敢开口做主,小眼睛冷冷的看着众人,等待众人的回答。

“我不赞成?吐谷浑乃西戎一大部,实力较之乌斯藏国强盛,非西戎各羌种可吞并。眼下女国内部不稳,其他各部也不是真心,故此此战并非长久。一旦战事停止,我等又如何保证?被其吐谷浑善待?若是各位执意如此,恕牧胡道不同,告辞。”

说着牧胡起身便走,不在理会雨歌,眼下他心中已经明白,雨歌心中喜欢的人,乃是那白痴商庭。

而此人野心很大,并非好与之人,若是日后两人结为道侣,只怕自己也难留此地,还不如早早离去。

见到牧胡起身边走,雨歌起身欲要拦阻,却见商庭脸上不快,只好轻轻坐了下来,脸上露出一丝伤感之色。

“慢着,牧老弟,等等我,我武陵自称桃花君,乃是逍遥自在惯了,可不愿意投靠任何一方势力,那多不自在啊。估计没成什么王,倒是先把我困死了。便与牧老弟结伴,游山玩水,寻一处桃园修行吧。”

武陵起身追随牧胡,两人相视一笑,转身刚刚欲要前行,便听到一声嘶哑的声音传来:“老怪,要是走了,酒水谁给我?带上我这个酒鬼吧。”

只见一位衣衫凌乱的老头,伸手倒了倒手中的酒葫芦,轻轻的吧嗒着嘴,嘿嘿一笑之后,起身来到了两人身边。

“们三人真的要走?这让我商庭,心中真是不舍啊?”

商庭眉头微微一皱,终究起身欲要拦阻,可是对于这三人离去,心中还是升起一丝快意。这三人平日里,也不会随意出手,虽纵有万般的实力,却并非任他驱使,故此走了也是痛快。不过这表面,还是要做一做样子,免得令他人心寒。

“不敢劳商庭君惦记,道不同不相与谋也,日后,不见。”

牧胡显然对虚伪的商庭,心中再也忍耐不住怒意,冷冷的道了一句之后,直接快步走出木寨之中,身边其他两人微微一笑,冲着商庭说了几句温和之言,也纷纷转身离去。

“牧胡,敢如此欺我。哼,只怪当初我眼睛被鹰啄了,认下这狼心狗肺的家伙,更是视以兄弟挚友。诸位准备,天明之后,我等便去往吐谷浑。”

“大哥,还有那些捕捉之人,她们该如何处置?”

“任们自己处置。该杀就杀,该留就留,记住,莫要拖累行程就好。”

“是,大哥。”

众人纷纷离去,坐在椅子上的商庭,这才想到那个女人,心中怒火难以发泄,正好以可以拿她出气,转身不在理会雨歌,直接向山洞深处而去。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