蘑菇街app下载安装到手机

……

……

随着内阁出现空缺,朝堂之中顿时就涌现了无数的明浪暗涌,各大派系皆是蠢蠢欲动。

其中,赵俊臣有赵俊臣的计划,德庆皇帝有德庆皇帝的想法,“太子党”与首辅沈常茂开始暗中联手,至于朝中最大的权臣周尚景,当然也是不落人后、自有谋划。

在内阁席位的争夺之中,“周党”的希望都放在了大学士李和身上。

大学士李和的年纪不过是五十有三,但已是有过担任内阁辅臣的经验,此人相貌清癯、气质内敛、颇有才智,一向是周尚景的左膀右臂,若不是六年前他的家中老母过世,因为守孝丁忧的缘故而耽误了仕途,恐怕他如今的声势还要在曾经的黄有容、温观良等人之上。

就在赵山才与沈常茂暗自商议联手之事的同时,周尚景也回到了自己府中,并招来了大学士李和、吏部尚书宋启文、刑部尚书张伯崇三人议事。

在周府客厅之中,周尚景坐在主位之上,神色之间满是感慨,缓缓道:“早在六年之前,李和你就已是内阁辅臣,并且在内阁众位辅臣之中,就数你的年纪最轻,可谓是前途无量,在你的相助之下,老夫也可以轻松掌控内阁局势,可惜你家中老母过世,不得已而回乡丁忧,并且一走就是三年时间……这样一来,老夫在内阁之中也就失去了援助,只能孤军奋战、勉力支撑,若不是当时的几位内阁辅臣像是温观良、黄有容、沈常茂等人皆是庸碌无能之辈,老夫也未必还可以掌控内阁形势,但即使如此,老夫近几年来依然是耗费了许多心力、颇是幸苦……”

说话之间,周尚景连连摇头,又说道:“更加可惜的是,陛下他一直是处心积虑的想要削弱我等的势力影响,此事也让陛下抓住了机会,等你好不容易丁忧期满、回到庙堂之中,却已是失去了内阁辅臣之位,只能担任一个有名无实的大学士,我等众人在庙堂中的势力影响,也因此削弱了许多,再也无法像往年一般轻易影响庙堂政策走向……”

听到周尚景的感慨,李和满脸愧疚之色,起身行礼道:“李和实在是愧对于首辅大人!像当初,首辅大人您耗费了无数心血与精力,好不容易才让李和进入内阁,成为了朝廷核心重臣,然而李和却是辜负了首辅大人的苦心,家母过世之后不顾首辅大人与诸位同僚的挽留,坚持要回乡守孝三年,最终因小节而失大局,毁掉了首辅大人您苦心经营的大好局势……李和实在是心中有愧。”

一如既往的,在私下场合的时候,“周党”官员会坚持称呼周尚景为“首辅大人”,因为他们坚信周尚景迟早会夺回内阁首辅之位,而现任的内阁首辅沈常茂在他们眼中只是一个跳梁小丑罢了,根本不足为惧。

另一边,见到李和向自己请罪,周尚景摇头道:“我等读书之人,最是讲究忠孝仁义四字,你的老母含辛茹苦将你养大,又供你识字读书,当初你没有守在床边尽孝送终就已是不妥,在她仙逝之后,老夫又如何还会阻碍你回乡守孝?你并没有做错什么,也无需愧疚,一切只是因为时机不巧罢了。”

Diamond of Memo阳光下私房写真

见周尚景如此理解自己,李和的脸上满是感动之色,心中更是下定决心,今后一定要誓死报效周尚景的恩情。

将李和的神色变化看在眼中,周尚景轻轻点头,但并没有任何表示,只是继续说道:“不过,如今却是一次良机,在黄有容致仕之后,虽然朝中各大派系皆是窥探这个内阁席位,并且纷纷举荐了各自的人选,但终究还是以你的希望最大,却也希望你能够把握这次良机,切不要再生波折。”

听到周尚景的吩咐之后,李和先是郑重答应,然后又神色迟疑的说道:“多谢首辅大人的信任,李和必定是竭尽力!只是……如今有许多‘帝党’官员举荐了三边总督梁辅臣回京入阁,那梁辅臣镇守三边多年,功勋卓著、声望极高,操守能力也是首屈一指,李和与此人相争,恐怕是胜算不大。”

对于李和的心中担忧,周尚景并不在意,只是缓缓说道:“梁辅臣此人,确实是一位能臣,这些年来他镇守北疆,在三边军镇已是糜烂入骨、积重难返的情况之下,竟然还可以勉强维持住局势,确实是十分难得……不过,他的功勋再强、声势再高,但他‘帝党’的身份,就是他最大的先天不足!沈常茂与朝中众位重臣,即使再怎么明争暗斗,也绝不会允许陛下插手内阁事务,这点眼光相信他们还是有的!若是朝中各派系因为内阁空缺僵持不下的时候,梁辅臣凭借着他的功勋与声望,或许还有可能进入内阁辅政,但若是内阁的竞争者只剩下你与梁辅臣两个人的时候,除了‘太子党’之外,朝中各大派系一定会抛弃成见、协同立场,纷纷抵制梁辅臣而一同支持于你,所以你大可不必担心!”

说到这里,周尚景用下结论的语气总结道:“现在,朝中各大派系皆是盯着内阁空位,纷纷抛出了各自的人选,竞争者实在是太多了,这般情况之下,不免是给了梁辅臣趁乱得利的机会……所以,咱们首先要做的事情,就是淘汰掉那些不够资格的竞争者,等到朝中只剩下你与梁辅臣两人竞争的时候,也就大局已定了!”

说完,周尚景的目光转向了一旁的刑部尚书张伯崇的身上。

注意到周尚景的目光之后,张伯崇马上是起身禀报道:“首辅大人,下官这里已是准备万,不论是赵正和、左兰山、霍正源,又或是其他的竞争者,下官皆已是准备好了他们的许多丑闻与罪证,只等首辅大人您的一声令下,下官就可以安排御史们弹劾他们,到时候他们即使可以摆脱弹劾,也需要耗费许多时间,那时候内阁空位之事早已是尘埃落定了。”

周尚景满意的点了点头,说道:“不必着急,要等待时机,也要一个一个来,否则就会引起众怒、得不偿失,首先……从赵正和开始吧。”

“是!”

随着周尚景的话声落下,李和、宋启文、张伯崇三人纷纷起身应是。

在周尚景的领导下,他们皆是信心十足,坚信“周党”会是这场内阁席位争夺战的最终胜利者。

不过,他们三人却没有发现,在他们信心十足的同时,周尚景的眼中却是闪过了一丝无奈。

前文已是讲过,如今的周尚景随着年纪越来越大,他的人生目标已是悄然发生了转变。

从前,周尚景希望自己能够一直屹立在权力之巅,希望自己能够权倾朝野、一家独大,所以周尚景自然是竭尽所能的争权夺势,只希望自己的权势影响越大越好。

但如今,周尚景的年纪大了,渐渐不再那么热衷于权臣之道,只希望自己的权势与家族可以延续下去,所以周尚景心中已是有了与德庆皇帝化敌为友的想法。

在这个时候,周尚景其实并不希望自己的权势进一步扩大,这样会进一步引来德庆皇帝的猜疑与忌惮,不利于周尚景与德庆皇帝的和解!

只可惜,人在庙堂,往往是身不由己,周尚景如今看似是权倾朝野,是朝中最大派系“周党”的唯一领袖,并且地位稳固,但实际上周尚景成为了“周党”领袖之后,固然是得到了“周党”所有官员的拥护,但他同时也成为了“周党”所有官员的利益代言人,必须要为“周党”所有官员争取利益、谋取好处。

若是周尚景无法为“周党”众人争取利益,甚至是反过来阻碍了“周党”所有官员的利益,那么即使是威望卓绝、地位稳固的周尚景,也很快就会被“周党”所有人抛弃掉。

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即使是以周尚景的手段与智谋,也无法改变丝毫。

如今,周尚景固然是不希望自己的权势进一步增加了,但举荐李和进入内阁、增加“周党”在内阁的话语权,乃是“周党”所有人的共同心愿,所以周尚景也只能选择顺从。

这大概就是权臣们的无奈之处了,当他们走上这条道路之后,就再也无法回头了,周尚景如此,赵俊臣也如此!

近段时间,“赵党”的发展一直是顺风顺水,赵俊臣在“赵党”内部也是一家独大,没有任何人敢挑战赵俊臣的威望。

不过,赵俊臣若是了解到了周尚景的无奈之处,也一定会感同身受。

如今,随着“赵党”权势影响越来越大,赵俊臣也是越来越感到身不由己,许多时候他必须要顾虑到手下人的想法,许多计划也因此变得复杂了许多。

比如现在,在争夺内阁空位的事情上,赵俊臣就感受到了来自于门下官员的压力。

就在“周党”众人议事的时候,赵俊臣也回到了自己的府邸之中。

刚刚进入府门,赵俊臣就得到了府中管事的禀报,称是许多“赵党”官员不约而同的前来求见赵俊臣,此时他们正聚在赵府客厅之中等候。

而且,这些“赵党”官员相互见面之后,气氛隐隐有些不睦,甚至还有些相互敌视的意思。

……

……(未完待续。)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