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奶短视频无法验证

第两千二百八十五章

龙小山眼睛一横,这张狂几次三番找到他头上,真以为他是泥捏的。

面对那腥风扑鼻的血爪,龙小山抬手便是一拳。

一道紫金色的拳罡猛的将血爪炸开。

那拳罡居然逆流而上,冲向了张狂。

张狂脸色一凝,他没想到自己蓄势一爪会被轰开,毕竟他知道龙小山的三昧真火相当厉害,所以这一爪,已经用上了七分力量。

骤然之下,有些措手不及。

砰!

张狂倒退了几步。

“什么,居然把血狂都击退了。”

“这大罗魂宗的弟子很猛啊。”

“不会也是地榜候补吧,不过也难说啊,大罗魂宗同样的超级势力,而且一向低调,说不定真的是个猛人。”

清纯可爱唯美少女的青春写真

众人自然吃惊。

张狂是何等人物,哪怕随意一击,也不是一般天骄能抵挡的,更别说被击退了。

此时,张狂稳住身体,瞬间整个人变得赤红,可怕的血气让他整个人化作了妖魔一般,他狂叫道:“今天我不把你精血抽干,剥皮塞草,就不姓张。”

张狂本身就是个疯子,杀人狂。

现在,显然他被龙小山彻底的激怒了。

龙小山淡漠道:“就怕你没有这个本事。”

“死!死!”

张狂手上多了一副血爪,猛的朝龙小山劈杀过去,可怕的爪影以无法形容的速度轰向龙小山。

龙小山周身罡元爆发,整个人如披上一层紫金战甲,挥动一杆紫金长枪,洞穿而出。

砰砰砰!

瞬间,虚空爆炸,可怕的风暴,甚至将站的近的几个修士撕裂。

“不好,快后退些!”

空间本来就不大。

这些修士拼命后退。

但是一进入药园广场范围,那些妖王,便扑杀过来,要么就退入湮风中,同样要被湮风攻击。

李浮屠,荆无情,叶墨三个地榜候补动了,他们挥动法宝,布下一层层光罩,阻挡两人大战的余波。

张狂越打越心惊。

他乃地榜候补,手中的血爪也是一件上品法宝。

居然丝毫占据不到上风。

对方的罡元,异常的锋利强悍,力量爆炸,枪道同样可怕。

难怪敢和他血狂作对。

此时血狂的眼中疯狂之意反而有些收敛了,眼神之中闪烁出冷静,如果所有人都把血狂当做一个随时发狂的疯子,那就大错特错了。

血狂绝对不是毫无理智的疯子。

相反,疯狂是他的表象,是他故意展露出别人看的。

真正的他绝对是冷静无比。

这也是血狂可怕的地方。

“血魔结界!”

虚空陡然变成了血红之色,龙小山仿佛被拉入了一个血色地狱之中,无数的血魔从虚空爬出,朝着龙小山狂暴杀去。

张狂却消失在了血魔结界中。

龙小山枪芒爆闪,无数血魔被穿透,但是这些血魔可以在血魔结界中无尽重生。

“有用吗?”

龙小山头上凝出一尊明王法相。

口念真言。

一道道金色的卍字飞出,整个血色地狱都被金色佛光覆盖,大量的血魔在佛光中挣扎哀嚎,张狂的真身也在佛光照耀下现身。

“找死。”

张狂最恼怒的就是佛门功法。

“黑暗血穹。”

轰!

整个天穹之上,血海翻滚,整个遗迹仿佛陷入至暗之中,张狂身为地榜候补,甚至自认为自己有资格在这次荒古蜃宫一行后列入地榜,自然不是徒有虚名之辈。

黑暗血穹,乃是魔血宫的至上魔功。

张狂已经参悟到第七重,足以沟通真正星空深处的魔界,接引真正的魔气为自身所用,即便面对普通的金丹后期,张狂都能凭借此魔功相抗衡。

咔嚓咔嚓。

张狂的体型仿佛可怕的魔气之下,不断的变异,身上仿佛披上了一层狰狞的魔甲,头上长出两个血角,面目狰狞,如同真正的妖魔。

哗啦,黑暗血雨降落下来。

连明王身上都染上了黑血,通体猩红,佛光被那魔气压制到了极限。

因为明王是龙小山的神念观想而生。

所以那可怕的魔气也渗透进龙小山的神魂之中。

似乎要将龙小山也魔化一般。

感受到那魔气的无穷邪恶,阴冷,残暴,蕴含了无数的负面气息,龙小山也略有震惊,好可怕的魔气,他遇到的魔道高手不少,也见识过大量的魔气。

但没有一种魔气,比得上此刻触碰到的这种魔气。

仿佛来自真正的魔界。

在这种魔气污染下,恐怕金丹强者都很难承受。

不过龙小山的神魂何等强大,何况他现在又修炼了大罗魂诀,六道神轮运转,璀璨的神辉爆发,即便是纯正的魔界之气,亦是被神力燃烧驱逐。

毕竟,龙小山的神力同样纯正,不会输给魔气。

轰!

张狂踏空而来,如血魔之王降临,猛的挥动利爪。

咔嚓!

龙小山的罡元长枪寸寸崩碎。

在黑暗血穹的加持下,张狂的实力暴涨,连无坚不摧的龙罡都无法抵挡,龙小山的身体爆退,揉搓着地面,撞进了岩壁里。

“愚蠢的家伙,你根本不知道我真正的力量。”

张狂此时散发出的恐怖气息,令李浮屠,荆无情,叶墨都眉头紧皱,面露凝重,更遑论其他修士了,在他们眼中,此刻的张狂,比高阶妖王更加可怕凶残。

当然不是说张狂的实力超越了高阶妖王,而是张狂身上的魔气太恐怖,那种无法形容的邪恶,魔的本源,让他们颤栗不止。

“那大罗魂宗的家伙完了。”

“张狂太强了,我看他完有资格进入地榜。”

就在众人为龙小山哀悼之时。

岩壁里传来一声战灵的咆哮,龙小山一步步踏了出来,他通体遍布巫纹,整个人高大了许多,虽然没有魔化的张狂那么狰狞,但是龙小山的身上逸散出的恐怖杀气,几乎让虚空变成了灰暗之色。

龙小山的眼眸也是灰白死寂的颜色。

张狂目光一缩。

他为魔,但此刻,居然产生了一丝心悸。

这世间还有人,杀气比他更可怖?

张狂嘶吼,利爪再次挥舞,龙小山瞬间也消失在原地,虚空猛的传来炸裂之声,要不是遗迹特殊,恐怕在这种力量下,已经崩塌了。

空中只剩下两道交缠的影子。

一道灰白,一道黑红。

以惊人的速度碰撞。

“这家伙,好狠,居然和张狂近身战。”众人都看呆了。

张狂魔化后的恐怖,即便李浮屠等人都不敢轻易和他近身,而龙小山却放弃了枪——因为开始大家都看到他枪法的厉害。

与张狂近身交战。

而且看情况,也并没有被碾压。

当然,魔化张狂确实可怕,龙小山被击飞了多次,但是转眼间,便浑然无事的爬起。

张狂此时有些心惊。

魔化后他很狂暴,但是却依然有敏锐的感知,他能感觉到自己的力量在流失,对方的力量在增强。

“对方的杀气有诡异。”

寂灭杀气的可怕吞噬生机属性,让张狂警惕。

他攻势越发狂暴,要将龙小山彻底镇压,但是龙小山的防御太可怕了,肉身恢复力更是惊人,哪怕被张狂抓穿,也能顷刻恢复。

本来,在魔化威力下,任何伤口一旦被魔气感染,都非常难恢复。

可龙小山根本没事。

魔气一进入龙小山体内,就被神力燃烧。

事实上,龙小山并没有拿出力,尽管张狂的实力,已经是他目前见过年轻一辈中最强的,超过了夜蝉这个超级斗罗,至于九涡,他没交手过,不清楚。

如果他龙化,战斗会结束的更快。

不过,龙小山向来不喜欢把底牌用尽,除非真的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

张狂,显然还没资格。

“劫灭!”

龙小山抓住了机会,以拳带枪,挥出至强一拳,轰在张狂的脑袋上。

砰!

张狂脑袋剧烈震荡,整个人倒飞出去,猛的砸在地上。

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冷气。

魔血宫弟子更是失声狂叫,不敢相信。

张狂居然被击飞了。

这一拳实在太重,哪怕张狂魔化的身体,也难以承受,鲜血好像不要钱的从他七窍中喷出,他的整张脸都破碎了。

虽然对于金丹而言,皮外伤根本不算什么。

但是这一拳的力量,融合了巫力,罡元,神力,还有龙小山的劫灭枪意,绝非皮外伤这么简单,那可怕的力量甚至击伤了张狂的神魂。

他可没有龙小山那么变态的防御。

如果不是魔化,恐怕这一拳已经让他形神俱灭了。

张狂有些摇晃的爬起。

龙小山的第二拳已经来了。

张狂狂叫着,再一次被轰飞。

龙小山一次次轰击在张狂身上。

张狂身上的法宝,传来破裂之声,他身上的魔气不断的崩溃,无法支撑黑暗血穹,被龙小山打回了原形。

“住手,你敢杀我,魔血宫一定不会放过你。”

张狂害怕了。

他真正感觉到了死亡的气息。

砰!

回应他的只是一拳。

张狂的脑袋猛的炸开,在血雾中,一团血光极速射出,张狂神魂寄生在一张神符之上,破空而去,满脸狰狞:“你给我等着,你死定了,天上地下也没有人救的了你。”

噼啪!

一道金色的闪电直接落在神符之上。

神符一颤,化作灰飞,连通张狂的神魂也彻底湮灭。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