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视频深夜释放自己app

.630shu.co,最快更新一世葬,生死入骨最新章节!

江圣雪站在院中,手里握着那颗煞星丸,只觉得无比紧张,正要走出院中,就听见背后有人说道:“不是要一起去狩猎吗?这身衣服只怕连马都上不去吧!”

江圣雪猛地转过身来,故作镇定的笑道:“夫君,甜儿正在为我准备呢!”

再一见皇甫风,早已穿戴好狩猎的装饰,更加的冷峻威猛,于是要把皇甫风守护住的心情,更加的强烈了。

“一日比一日风凉了,就要入秋了,叫甜儿在里面多为备件衣服吧,我先去帮岳父大人的忙了!”皇甫风的声音低沉平淡,还没等江圣雪说话,便已经走出了院子。

他在关心我吗?他在叫我多穿点衣服……

八匹白马均已被牵出马厩,而长街之内早已摆好酒席,等待着他们狩猎归来的战利品,举办狩猎宴。

九个人站在江池的面前,而这九个人便是:皇甫风,江圣雪,常欢,江流沙,龙泉,枕上笑,田药,水烟,苍起。

江池高声说道:“们九个人,就分成三组,每组三个人,圣雪,风儿,们两个和常欢一组。”

“是!”三人一起抱拳说道。

“流沙,水烟,和龙泉们三个女子一组!”

“是!”

清新纯白淑女边走边拍

“苍起兄就带着枕上笑和田药为一组了!”

“是!”tqR1

“第一组就在东边的山林里,第二组在西边的山林里,最后一组在北边的山林里,而其他的狩猎人均去南边的林子里,都不许帮参赛人的忙,否则打破赛规,我自有惩罚,反正狩猎的规矩们都应该懂,风儿,既然们选择带上圣雪,若是输掉了比赛,可不许有埋怨之心啊!并且,还要保护好圣雪的安”江池说道。

“放心吧,爹!”皇甫风说道。

江池大喊道:“来人啊,倒酒!”

“爹,我去帮忙!”江圣雪走去江池的身后,跟着下人们一起倒酒。

将提前磨碎的煞星丸背对着众人倒进了酒碗中。

随后下人们将酒给了每个人一碗。

江圣雪亲自将酒端到皇甫风的面前,笑道:“夫君,喝了这碗酒之后,可就要一边教我射箭,一边为了赢得比赛而竭尽力喽!”

皇甫风接过酒碗,然后一饮而尽:“放心!”

常欢喝下酒后,和江圣雪对视一眼,知道她已经成功的让皇甫风吃下了煞星丸。

“好,们可以出发了!”江池喊道。

所有人都翻身一跃上了马,皇甫风伸出手,对江圣雪说道:“拉住我的手!”

江圣雪点点头,将手伸给了皇甫风,皇甫风用力一拉,江圣雪的身子便突然腾空,随后坐在了皇甫风的面前,皇甫风拉起缰绳,这感觉就像是江圣雪在皇甫风的怀中。

江圣雪有些羞涩的低头笑了:“夫君,我第一次知道,原来飞是这样的感觉!”

皇甫风好笑的哼了一声:“如果是这种傻话,以后就不要说了!”

江圣雪俏皮的吐了吐舌头,常欢看到这一幕,只觉得他们此刻的关系,看上去倒比自己在桃庄看到的他们,要好了许多。

皇甫风骑着马带着江圣雪出了城门,江流沙冷着脸,眼神里满是嫉妒,随后也拉紧缰绳:“驾!”出了城门之后,却是奔向与皇甫风不同的方向。

“常欢呢?”皇甫风停下马,发现没了常欢的身影。

“可能是去那边了吧,常欢向来不喜欢跟别人一起狩猎,以前狩猎宴的时候,跟常欢一组的人都说总是找不到他,放心吧,没一会他就自己跟上来了!”江圣雪说道。

皇甫风将身后背着的弓取了下来:“拿着!”

江圣雪一惊:“夫君,是要开始教我射箭了吗?可是我不知道,该怎么拿!”

皇甫风点点头:“我来教!”然后抓起江圣雪的手,放在弓箭上,“手要放在弓箭的弓臂中心上,才能平衡的拉开弓箭,”说完取出一支弓箭,用另一只手再抓起江圣雪的手握住箭上弦,说道,“就像这样,用力地拉开弓箭,对准目标,再松开握住箭的手,让它射中想要射中的目标!”

江圣雪一边听着,一边面红耳赤的娇喘着,被皇甫风握住的手也满是紧张的汗水。

“瞧见了丛林里停留的那只麋鹿吗?对准它的腿,它就再也跑不掉了!”

“可是,好残忍啊!”

“人,本来就是残忍的!现在,我松开的手,对准它的腿,然后射过去!”皇甫风在她耳边淡淡的说道。

江圣雪扯住弓箭的手,在发抖。

然后她紧张的闭上眼睛,一松手,箭被射了出去,却射中了树干,惊跑了麋鹿。

皇甫风还来不及说江圣雪笨,就侧耳倾听到身后突如其来的声音。

他猛地抱住江圣雪,在她的惊呼中,从马背上飞旋而下,稳稳地落在不远处,一个黑衣蒙面人袭击落空,停在一旁。

那人声音嘶哑,似是刻意伪装成的:“躲得还挺快的嘛!”

“是谁?为什么要袭击我?”

“皇甫风,出入江湖多年,结下的仇家恐怕不少,所以不知道我是谁,也不足为奇!”

皇甫风让江圣雪站在自己的身后,然后说道:“那是来杀我的了?”

“废话少说,皇甫风,看招!”那人赤手空拳的袭击而来,却让皇甫风感觉到他强大的内力。

皇甫风厉声道:“圣雪,退后!”然后迎击黑衣人。

江圣雪此刻有些担心的看着他们的对打,虽然她知道这个黑衣蒙面人就是常欢,可还是有些担心他们会伤害到对方。

自从看到皇甫风再站五大高手毫发无伤之后,常欢便一直想找个机会,与他好好切磋一番了,如今正好借此机会,与皇甫风过过招。

可是,不过招不知道,这一过招,才知道皇甫风的武功,远在自己之上,常欢明显占了下风,好几次都险些躲过皇甫风的攻击,令他有些吃力。

虽然很想拼出个胜败,就算是输也要百招之后。但是皇甫风武功太高,眼下距离皇甫风服下煞星丸已经过了好长时间,恐怕马上就要毒发,眼下又不能让皇甫风知道自己中了毒,常欢一边想着,一边有些吃力的跟皇甫风打斗。

最后中了皇甫风一掌,倒在地上,随后他翻身落在江圣雪的身边,江圣雪吓得花容失色,常欢在她耳边低声说道:“表姐,配合点!”

皇甫风的表情冷漠的可怕:“胆敢伤害她,我定将碎尸万段!”

常欢不禁打个冷战,江圣雪惊讶的看着皇甫风,心里一阵感动:夫君,他真的这样在意我吗?

常欢用手扣着江圣雪的脖颈,一点一点的走近皇甫风:“皇甫风,现在娘子在我手里,还敢说大话!”

“可以试试!”皇甫风的双手已经握得咔咔作响。

常欢猛地把江圣雪推向了皇甫风,就在皇甫风一惊,伸出手接住江圣雪时,常欢已经现身在皇甫风的身边,一掌打在皇甫风的后颈处,皇甫风眼前一黑,倒了下去。

江圣雪急忙跪在地上,抱起皇甫风,有些惊慌失措:“夫君!”

常欢扯下面罩:“他只是被我打晕了而已!要不是使用阴招,恐怕现在倒地的就是我了,想试探江流沙的计划也就彻底的失败了!”

“常欢,受伤了?”

常欢用手一把擦掉自己嘴角的血,笑道:“小伤而已!”

“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啊?”

“我负责装模作样的给皇甫风疗伤,表姐就去找江流沙求救,一个时辰之内,我相信会找到江流沙的,江流沙此刻在西边的山林,独来独往的她不会跟水烟阿姨和龙泉姐姐在一起,为了能偶遇到皇甫风的机会,她可能离我们这边很近,如果找到江流沙,她怀疑,就立刻装作很焦急的去找田药大哥他们,江流沙就会必定相信,然后以最快的速度赶来,而那时候,我也已经给皇甫风服下了解药,一个时辰以后,他才能醒过来。我装作给皇甫风输了大量内力,而虚弱的坐在一边,江流沙就会给皇甫风驱毒。”

江圣雪说道:“可是,我找不到流沙表妹怎么办啊?”

“会找到的!”

“那我找到以后,接下来还要做什么?”

“接下来,江流沙会发现皇甫风是中了煞星丸,为了照顾皇甫风,她一定会让我赶快去找田药大哥。而我离开之后,江流沙是会把皇甫风抱在怀里,还是让他躺在路边,表姐,就在暗中看着就好了!最后我们再出现,她会恼羞成怒,说出所有的话,而那个时候,皇甫风也正好醒过来,就会知道江流沙对她的想法了!”常欢说道。

江圣雪牙一咬,说道:“那我现在就去找流沙表妹!”说完,便匆匆的跑开了。

常欢坐在皇甫风的旁边,看着晕倒的他,说道:“皇甫风,何德何能,能让我表姐这么爱!这辈子要是敢辜负了她,我会跟同归于尽的!”

然后用力的咳了咳,皇甫风打自己的一掌太重,所以常欢开始打坐,为自己疗伤了。

江圣雪已经不知道自己跑了多久,停下来大口的喘息着,她擦了擦额间的汗,打量着四周,这里,是距离东边树林最近的地方,也不知道能不能找到流沙表妹,但愿常欢的推测是对的!

“流沙表妹!”江圣雪大声喊着。

江流沙在树林里漫无目的的穿梭着,无心狩猎,满脑子都在想皇甫风刚才跟江圣雪秀恩爱的画面。

突然好像听到有人在叫自己,江流沙拉紧缰绳,朝声音的方向奔去,见到江圣雪,有些惊讶。

但是江圣雪看到她,却露出了欣喜的表情:“流沙表妹,夫君遭人袭击了,受了重伤,常欢说夫君是中了毒,快去看看吧!”

江流沙心一紧,正想要赶去时,突然眉心一皱,问道:“皇甫风中了毒,怎么是跑过来求救呢?常欢若是救不了姐夫,自会会骑马带他赶回江家堡,或来找田药大哥,江圣雪,在搞什么鬼?”

江圣雪突然很焦急的说道:“既然流沙表姐不相信,那我也没办法了,我现在只能去找水烟阿姨和龙泉姐姐了,让她们赶快帮我去通知田药大哥,但愿我找到她们能比找还要容易!”说完便跑了,还焦急的大喊着,“水烟阿姨,龙泉姐姐,们在哪?”

看着江圣雪焦急的跑远,江流沙咬紧牙关,不管是真是假,我都要去看一看。然后,便骑马奔向了东边山林。

江圣雪跑了一会,停了下来,转过身去,果然江流沙还是去了。江圣雪叹口气,便原路返回了。

常欢运功完毕:“是时候装作给疗伤的样子了!”说完,便扶起皇甫风,让他坐好,掌心贴在皇甫风的后背上,故作疗伤。

江流沙骑马赶到,纵身一跃跳下马来,才知道原来江圣雪并没有说谎,皇甫风真的受伤了,能让皇甫风受伤晕倒的袭击者恐怕没那么简单啊!

“皇甫风怎么样了?”江流沙焦急的问道。

常欢突然吐出一口鲜血,额间布满了冷汗,他瘫倒在一旁:“我也受了些伤,恐怕没办法再继续给皇甫风疗伤了!”

“让我来!”等常欢站在一旁,江流沙开始运功为皇甫风疗伤,没过一会,皱紧了眉头:“常欢,皇甫风到底中了什么毒啊,我连它的一丝都驱散不了,可见是中了巨毒,我们是没有办法的,常欢,赶快去找田药大哥,再晚了就没命了!”

常欢点点头,上马离开。

江流沙自知徒劳无功,便让皇甫风靠在了自己的怀里,却突然发现皇甫风的眉心间开始泛着黑紫色,顿时花容失色:“由眉心间开始蔓延的毒,这不是煞星丸吗?皇甫风,到底是谁跟有这么大的仇恨啊!”

感觉到皇甫风的身子越来越冰冷,江流沙抱紧了皇甫风,声音也有些发抖:“皇甫风,千万不能有事啊,若是有事,流沙在这世上,连最后的牵挂都没有了!”

常欢并没有走远,看到江圣雪远远跑来的身影,笑道:“可真是辛苦表姐了!”

“我们是否要在暗中查看啊?”江圣雪一边剧烈的喘息着,一边紧张的说道。

“聪明,我们把马拴在这,然后我带回去!”

常欢带着江圣雪使用轻功,赶了回来,并躲在树林之后,看着空地之上,江流沙抱着皇甫风的这一幕。

“我从小就很寂寞,爹不常回来,娘虽很疼我,却总是在做自己的事情,也没人陪我玩。后来,我爹我娘都死了,我只能寄人篱下,住在江家堡里,可是我一点都不开心,反而比以前更寂寞,我想要的东西,我都得不到,可是江圣雪部都能得到!好看的衣裳,好看的首饰,皇甫风,以为我不喜欢穿那些好看的衣裳吗?不喜欢抚琴作画吗?不喜欢跟别人撒娇吗?

可是我不能,因为,我穿上好看的衣裳,就会有人把我当成江圣雪,然后当看到我的脸在露出或失望或害怕的表情!抚琴作画,谁会去看?江圣雪受了伤有伯父伯母疼爱她,可我呢?只能自己偷偷的躲起来擦药,所以我才不得不练武让自己变得强大。有的时候,我真想离开江家堡,可是离开了,我都不知道自己还能去哪,做什么!皇甫风,知道吗?是我唯一的牵挂,如果这个世上没有了,我也不会独活了!”

江流沙难过的说着,却突然皱起了眉,眼角的余光看向了旁边的树林。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