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二代app抖音短视频二维码

……

……

一位智者、一位谋士,所需要的基本素养都有哪些?

推算揣摩?利益权衡?操纵人心?纵横捭阖?

都不是!

真正的智者与谋士,所需的基本素养不过是两点,一是绝对中立的自我立场、二是绝对理智冷静的心态!

关于这两点,赵山才一向都做的不错。

在绝大多数的时候,赵山才都可以抛开自己的情绪、喜恶与立场,将“正”与“邪”视为一体两面的关系,以绝对中立的立场、以及绝对冷静的心态,来看待与分析问题。

在面对赵俊臣的时候,赵山才也是以一种绝对中立冷静的眼光来看待赵俊臣的,既不会因为赵俊臣的狼藉名声而心生偏见,也不会因为赵俊臣的权高位重而感到畏惧,赵山才只是仔细观察着赵俊臣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并暗暗分析赵俊臣的性格、目标以及破绽,为太子朱和堉与赵俊臣的日后斗争做准备。

对于赵山才而言,今天的这场经历,虽然是遇到了些许挫折,但也让他更加看清了赵俊臣的手段、心智、以及才学的高明之处,相比较而言,今天的棋输一着并不算什么,最后能赢回来就好,被算计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将来算计回去就行了,并不需要耿耿于心,否则只会影响自己的心态,得不偿失。

也正因为如此,被赵俊臣算计了之后,赵山才既没有气馁灰心,也没有恼羞成怒,不仅是冷静如故,甚至还有些钦佩赵俊臣的心智与手段。

尤其是德庆皇帝命名“瘦西湖”的过程,赵山才部看在眼里,自然知道德庆皇帝之所以会想到“瘦西湖”这般雅致的名字,赖于赵俊臣的提醒,仅凭这一点就足以说明赵俊臣的才学敏思!世人皆言赵俊臣只是一位不学无术的弄臣,如今看来,却是荒之大谬!赵俊臣哪里是不学无术?分明只是藏得太深而已!

小布灵动诱人美丽

再加上赵俊臣之前寥寥数句话就误导了德庆皇帝、算计了赵山才的高明手段,这些事情都足以说明赵俊臣的城府、心智、才学等等皆是上上之选、不可多得,遍数满朝上下,可以与赵俊臣相提并论的人物却只是寥寥无几!

“这般高明的城府、手段、以及才学,再加上冠绝天下的理财本领,赵俊臣此人虽然是一位贪官,但也是一位不可多得的能臣!这样的人物,若是能为太子殿下所用该有多好!可惜了,他偏偏要与太子殿下为敌……或者说,太子殿下偏偏容不下他……实在是可惜了!”

打量着赵俊臣之余,赵山才的目光满是复杂,暗暗想道。

与此同时,赵俊臣也注意到了赵山才的神情变化,发现赵山才被自己算计之后,不仅没有气馁羞怒,反而只是冷静的审视自己,隐隐还有些钦佩的意思,这般豁达冷静的心态,也同样让赵俊臣暗暗感到佩服!

“可惜了,仅凭这般冷静豁达的心态,赵山才就已是拥有了成为顶尖谋士的潜力,再加上他还传承了前太子太师何明的帝王心术,就更让人不敢小觑了……若是他肯辅佐我的话,对我而言无疑是如虎添翼,然而这样的人才,偏偏不能为我所用……实在是可惜了!”

仿佛是默契一般,赵俊臣观察赵山才的时候,心中也暗暗思索着类似的想法。

虽然赵俊臣与赵山才一直在暗暗较量、相互观察着,但今天的主角,依然是德庆皇帝。

接下来,赵俊臣、赵山才、周尚景三人又陪着德庆皇帝游玩了瘦西湖的几处景点,德庆皇帝刚刚将“保障湖”改名为“瘦西湖”,这般留名千古的美谈让德庆皇帝的游玩兴致愈加高涨,在一路游玩之际,德庆皇帝的脸上可谓是笑容不断,不住与赵俊臣、周尚景、赵山才三人聊着闲话,偶尔还会打趣几句,颇是平易近人。

这一切,看上去都颇是和睦,就好像德庆皇帝今天的这场微服游玩就仅仅只是一场普通的游玩一般。

然而,或许是周尚景莫名现身的原因,赵俊臣总觉得今天这场游玩并不是那么简单。

虽然,在游玩期间,赵俊臣一直暗中观察着德庆皇帝与周尚景的表情,想从两人的神色变化之间寻找一些线索,但德庆皇帝仿佛只是在兴致勃勃的游玩、并没有其他的心思,而周尚景则依旧是一副低调内敛的模样,在两人的表情之中,赵俊臣并没有发现任何端倪。

渐渐地,天色将晚,大约酉时左右,德庆皇帝也终于游遍了瘦西湖的所有著名景点,于是就领着众人来到了湖区出口处,准备要返回扬州的临时行宫了。

眼见这场游玩即将结束,期间没有发生任何的意外状况,赵俊臣也不由开始怀疑自己的判断,以为一切都只是自己的多心……

然而,就在这时,意外的状况突然发生了。

当时,德庆皇帝在赵俊臣、赵山才、以及周尚景三人的恭送下,正要乘上马车离开,突然间,不远处有一道凄凉的女子歌声传来,引起了众人的注意:

“小女住在苏州城的西郊外;

临在长江畔,原为渔家女;

家中有父母,还有姊与弟;

虽然无房田,但也有渔船;

每日卖鱼肥,吃穿亦不愁;

爹娘多慈爱,姊弟皆是亲;

生活无忧虑,只盼家人安;

谁知世间多不测,倭寇突来犯;

杀了爹与弟,害了姊与娘;

唯有珠儿躲船下,侥幸避了灾;

爹娘姊弟惨,哭喊传耳中,

咬着唇、忍着泪、身不动、心凄凉;

熬到第二天,遍目皆狼藉;

乡里皆遭难,哭声百里传;

官府怕追究,竟是瞒消息;

家破人亡唯我存,孤苦无依没人理;

还请过往诸听客,怜惜珠儿身世冤;

赏下一二钱,助我过今天;

感激尤不尽,来世必报还!”

仔细听完了歌声,德庆皇帝的眉头轻皱,而周尚景则是眼神微微闪烁着,至于赵俊臣与赵山才,却纷纷是面色微变。

接着,众人一同向着歌声传来的方向看去,却见一位十六七岁的小姑娘正跪在那里,衣衫褴褛、脸上布满了灰尘,看着楚楚可怜,一边唱歌,一边乞讨。

“周爱卿,听这姑娘歌声里的意思,苏州近段时间有过倭寇犯事?怎么朕从来没有得到过消息?”

然后,德庆皇帝面色肃穆,转头向周尚景问道。

随着德庆皇帝的询问,瘦西湖上吹过了一道微风,原本平静的湖面上,也因此出现了道道微澜。

这似乎象征着德庆皇帝与周尚景的争斗,自此由暗转明!

……

……(未完待续。)

第三百七十八.双方的信心.

……

……

“周爱卿,听歌声里的意思,苏州近段时间有过倭寇犯事?朕为何从来都没有收到相关的消息?”

询问之间,德庆皇帝面色严肃,用审视的目光打量着周尚景。

一旁,赵俊臣与赵山才皆是下意识的屏住呼吸,完不敢插话,只是静静的旁观着事态的发展。

面对突然而来的异变,周尚景却是不慌不忙,十分沉稳的答道:“陛下,内阁也从未收到过这方面的消息。”

德庆皇帝的眉头一扬,面色微沉,问道:“这么说,是下面有官员故意瞒报消息了?”

周尚景苍老的脸庞上,突然露出了一丝笑容,答道:“倒也未必是有人故意瞒报了消息,依老臣看来,更有可能是这位乞讨的姑娘所言不实、说了谎话。”

“哦?所言不实?何以见得?”德庆皇帝又问道。

周尚景再次一笑,答道:“陛下圣心烛照、洞察万里,岂会察觉不到其中的破绽?又何必刻意考校老臣?……这位姑娘的歌声固然是婉转凄凉,颇是让人怜惜,然而她自称是渔家之女,必然是没受过什么高深的教育,但她所唱的曲子却是乐律分明、曲调优美,歌词也是字句精准、思路清晰,这样的词曲绝不是一位渔家之女所能创作出来的,背后必然是另有高人传授。”

顿了顿后,周尚景又说道:“据臣所知,我朝的乞丐亦有组织,名曰‘丐帮’,专门将乞丐们组织收拢起来,借着乞讨牟利,为了达到更好的乞讨效果,丐帮的高层人物还会为乞丐们编造一些极其可怜的身世经历,借此博取同情、得到更多的乞讨钱,所以这世间的乞丐,每个人都自称是身世悲惨,但其中绝大部分都是丐帮编出来骗人的,而眼前这位乞讨的姑娘,或许就是如此!”

德庆皇帝的表情微滞,然后问道:“周爱卿你就这般肯定?”

周尚景答道:“老臣也不敢完肯定,只是一种推测罢了。毕竟内阁方面从来没有收到过相关的消息……不过,陛下若是想要印证的话,老臣倒也有一个办法,咱们只要向这位乞讨的这位姑娘试探几句、询问她究竟是何人为她编曲作词即可。若是她能答得出来、不露破绽,那自然是老臣猜错了,但若是这位小姑娘支支吾吾、答不出一个所以然来,就证明这首词曲的来历见不得人,极有可能就是丐帮之人所编造了。”

听到周尚景的回答,德庆皇帝似乎略略有些犹豫,但最终还是派了赵山才前去询问。

得到吩咐之后,赵山才不敢怠慢,快步走到了唱歌乞讨的小姑娘身前,按照周尚景的方法,向她询问了几句。

很快的,赵山才已是结束了询问,并且回到了德庆皇帝身前,答道:“回陛下的话,那位唱歌乞讨的小姑娘听到询问之后,果然是支支吾吾、神色慌乱,完说不清楚自己所唱词曲的来历,似乎是另有隐情。”

另一边,就在赵山才向德庆皇帝禀报的时候,那位唱歌乞讨的小姑娘似乎是受到了惊吓,已是收拾了自己的东西,慌慌张张的离开了。

小姑娘的这般行为,似乎也印证了周尚景的观点。

德庆皇帝的表情之间,似乎闪过了一丝尴尬,但转瞬间已是换上了一张笑脸,向周尚景赞道:“周爱卿果然是睿智老道,一眼就看出了其中的破绽,朕能有周爱卿这样的良臣辅佐,心中甚是宽慰!”

说完,不待周尚景自谦,德庆皇帝又说道:“刚才,朕以为苏州境内当真是出现了倭寇作乱,心中还有些遗憾,记得苏州的现任知府周素海是周爱卿你的长孙,这些年来他在吏部的评价一向极佳,可谓是政绩卓著,眼看着就要晋升,但若是辖境内出现了倭寇作乱,不免就会影响仕途了……不过,既然周爱卿可以肯定苏州无事,那么朕也就安心了。”

听到德庆皇帝的夸赞,周尚景只是沉默不语。

见周尚景这般模样,德庆皇帝笑了笑,颇是意味深长,然后也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登上马车离开了。

德庆皇帝离开之后,周尚景也同样是乘上马车、默默的离开了,在离开之前,周尚景意味深长的看了赵俊臣一眼,似乎是暗示着什么。

一时间,瘦西湖外,只剩下了赵俊臣与赵山才二人,皆是若有所思。

回想着刚才的情景,赵俊臣完可以肯定,那位唱歌乞讨的小姑娘,绝不是偶然出现的!

这位小姑娘的悲惨经历,或许是真实的,但她出现的时机地点、以及她所唱的歌曲,却一定是有人刻意安排的。

而刻意安排这些的人,也绝不可能是周尚景口中的“丐帮”,反倒是德庆皇帝手下的厂卫密探的嫌疑更大一些!

很有可能,刚才的那场戏,是德庆皇帝自导自演、一手安排的!

然而,周尚景的眼光之辣、反应之快,却还要超乎德庆皇帝的想象,几乎是马上就发现了其中的破绽与漏洞!不过,周尚景为了保德庆皇帝的颜面,将一切都推给了传说中的“丐帮”,否则一旦按照周尚景所找到的破绽追查下去,最后很可能就会查到厂卫的影子,到时候德庆皇帝的立场就比较尴尬了。

所以,德庆皇帝也是顺坡下驴,同意了周尚景的判断,并没有深究下去,只是将这件事轻轻的揭过去了。

不过,德庆皇帝的基本目标还是达到了!那就是将苏州倭寇作乱的事情,与周尚景联系在了一起!

要知道,苏州出现倭寇作乱的事情,就算是真相大白于天下,苏州知府周素海也完可以将所有罪责独自承担下来,称是自己欺上瞒下、遮掩了消息,并没有通报朝廷,而不是周尚景知晓消息之后隐而不报,一切皆是与周尚景无关!

如此一来,弃车保帅之下,周素海固然是罪责难逃,但周尚景的地位却不会有太大的动摇,德庆皇帝处心积虑的计划,也难以伤及周尚景的根本!

不过,有了今天这场戏,一切则是截然不同,当真相揭晓之后,德庆皇帝完可以向周尚景问责,质问周尚景“当初你不是信誓旦旦的向我保证苏州并没有倭寇作乱吗?如今证据确凿,你还要如何辩解?”……再然后,德庆皇帝就可以进一步追究周尚景欺君罔上、以权谋私的罪名了,到了那个时候,周尚景的下场自然是截然不同、再难脱身。

德庆皇帝设下的陷阱,以周尚景的眼光,自然是看出来了,但周尚景还是义无反顾的跳了进去!

这说明什么?

德庆皇帝会设下这个陷阱,就意味着德庆皇帝已是找到了关键性的证据,有绝对的信心可以揭开真相,将苏州出现倭寇作乱的事情公布天下,所缺少的就是周尚景的连带罪责了,所以德庆皇帝才会自导自演了今天的这场戏,将苏州的事情与周尚景联系在了一起!

而周尚景之所以会义无反顾的跳入德庆皇帝的陷阱中,则意味着周尚景同样有着充足的信心,自信自己不会被今天的这个陷阱所拖累!至于周尚景的信心究竟来自于哪里,却是无人能够知晓详细!

“有趣了……德庆皇帝与周尚景二人皆是信心十足,一个信心十足的设下陷阱,另一个则是信心十足的跳了进去,看样子他们是各有底牌了……不过,他们两人手中的底牌究竟哪个更大?或许,直到答案揭晓的那一刻,才会让人看得明白……”

赵俊臣暗暗想道。

暗思之间,赵俊臣又看了一眼身旁的赵山才。

此时,赵山才同样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显然,赵山才并非是一位后知后觉的庸才,也看出了一些隐情。

于是,赵俊臣向赵山邀请道:“山才,陛下与首辅大人都离开了,如今就剩下了你我二人,说起来,咱们也许久没有见面了,要不要我顺路送你回扬州城?在车厢之内,你我也可以深谈几句。”

……

……(未完待续。)

Tagged